修复师_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萤火鬼圈 (第2/3页)

法,对我们来说,有和没有,几乎没什么区别!”

  “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的巨头,第一时间传回来的信息是,有三种可能,能让我们活下去。

  第一种是,如果神魔坟场最深处的禁忌之主,能主动出现在这里,并且亲自打开一条通道,我们有可能活下去。

  第二种是,有一尊虚空行者巅峰的存在,不顾死亡的危险,亲自冻结这里的空间,强行打穿一条虚空通道,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。

  第三种是,有其他禁区之中的禁忌之主,此时全力攻伐神魔坟场禁区,通过禁忌对决禁忌的方式,利用其他禁区之中的力量,强行打破这里的东西,让禁忌萤火鬼圈,自己消失,我们也能活。”

  阿洛伊猛地睁开了眼,她深吸了一口气,她将自己得到的情报,快速讲了出来。

  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  “这,这三种情报,几乎每一种都完全不可能出现,我们,我们……你们波塞冬家族,还有没有其他方法?”

  刚刚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的麻脸青年,紧接着又问了一句。

  他原本那放荡不羁,只想着多娶媳妇,多种地的心态,自从跟着苏小凡进入葬仙之地之后,就已经在随时随刻都可能出现的生死里,已经变了。

  他活了几十年,都没有这一天遇到的危险和恐惧多。

  “我们家族,现在正在召开一次顶级家族会议,青妖巫帝坟墓异变,妖帝心脏出世,冥河鬼市一族的冥主大脑出现,禁忌之主巡视天下,还有东北神魔坟场的动荡……

  神魔坟场,在十年前,就开始出现了一点异常,我们波塞冬家族和其他一些顶级的势力其实都已经有所察觉。

  现在,神魔坟场在短短的一天的时间里,又出了这些事情,很多势力,其实都已经在关注这里了。

  甚至,有很多势力,也已经出动了真正的顶级强者,已经赶到了神魔坟场之外。

  我们波塞冬家族,现在正在召开的这个会议,也和这里的变化有关。

  苏小凡说的对,我们先慢慢后退。

  圈子里的人,绝对不仅仅我们,我们看一下,其他人怎么应对,同时,看看我们波塞冬家族的长辈和巨头们,能不能在我们死亡之前,帮我们找出一条活路!”

  阿洛伊在短暂的几秒的时间内,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。

  死亡绝境!

  她在这种绝地之中,此时也爆发出了,属于一个真正巅峰天才的风姿!

  “神祗之力!你动用的那种超远距离的通讯消息的能力,是神祗之力,结合了另外一种特殊的能量与法则?”

  苏小凡在阿洛伊开口之时,则忽然转了转头,朝着阿洛伊多看了一眼。

  “嗯?你竟然能感知出来?”

  “我动用的确实是神祗之力,我是我们波塞冬家族之中,血脉最纯正,也是最接近我们波塞冬家族老祖的一个人。

  我血脉之中,自带我们波塞冬海神祖上的一部分能力。

  我们波塞冬家族的一尊无上巨头,又将我们海神祖上的一件遗物,封印到了我的身体最深处,并且在里面留下了几道特殊的符文。

  我每动用一次符文,都能通过那一件祖上留下的古物,激发血脉之力,用海神血脉之力,再去激发那一件古物,然后,与家族之中,供奉的一尊祖上神像,取得超远距离的沟通。

  这种神祗血脉沟通,可以跨域神魔坟场的大部分干扰,进行信息传递。

  只不过,我身体里的神祗之力,直到对于外界来说,都是一件绝密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,她越来越感觉,自己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传说之中的帝国废物了!

  她甚至再度被震惊了一次。

  她身上的神祗之力,她们家族的老祖曾说过,想要真正看出,至少需要虚空五阶以上的真正巨头,才能真正看出。

  她也就是因为这极度纯正的海神血脉,以及与初代海王波塞冬,近乎完全一模一样的特殊体质,她在波塞冬家族,才有极度特殊的地位。

  甚至,她已经提前获得了,进入帝都教堂总部,进入神祗大殿的资格。

  “只是猜测。”

  苏小凡只是随口搪塞了一句,自己之所以感知到,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神祗符文,在刚刚出现了特殊的波动。

  不过,神祗符文,现在是自己的一张特殊底牌,苏小凡自然不会把这个东西轻易说出,苏小凡的目光,则还在看着前方,正在加速靠近的萤火条带。

  “现在它的直径大小,应该是在三千米左右,以它现在这种缩小的速度,在二十分钟内,就有可能彻底缩成一个点。

  它收缩的速度,一直是在增加的。

  阿洛伊,你应该通知你的家族的那些真正无上巨头,加快讨论出有可能活着出去的方案。”

  苏小凡在这顷刻之间,也已经推算出了很多东西。

  苏小凡一边开口,脚步则也已经,退到了之前,那个河道拐弯的位置。

  苏小凡此时头在水面之上,身体在水面之下,苏小凡转了转头,朝着之前,那古老传送阵,战斗的方向,看了过去。

  苏小凡之所以保持这个姿势,是因为现在,这一片区域的水面之下,暂时还是安全的。

  蓝雾应该是刚刚出现,这里的一些东西,还没有发生很大巨变。

  在下面的时候,阿洛伊曾说过,神魔坟场在蓝烟出现之后,在第一个深夜的清晨的事件,才会出现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战斗停止了?”

  “那个血色的沙土人死了?那个中年冥河红尸的人,实力有这么强?在刚刚极短的时间内,就斩杀了那个血色沙土人?

  不对!

  他应该没有这么强的战力,那个血色沙土人,也已经到了巫皇的境界,他身上不可能没有顶级保命的手段。

  在刚刚的战斗之中,也没有爆发出,真正超越巫皇级别的碰撞,巫皇与巫皇之间的战斗,在不动用灭杀底牌的情况下,是很难瞬间杀死对方的!

  是有禁忌鬼物出现了?

  是他触碰到了禁忌鬼物的杀人规则?”

  苏小凡的目光,看向原本传送阵的位置,苏小凡清晰的看到,那个血红色的禁忌沙土人,正在僵直的站在岸边。

  他胸口赫然有一个巨大狞烈的口子,他身上的沙子正在沿着那个口子扩散,而他身上原本那恐怖的气息,则已经断绝!

  那个原本强势疯狂爆发的中年冥河红尸,此时则站在那血色沙土人身前,大约七步的位置。

  他身上的气息,此刻则显然已经完全收敛。

  他身体紧绷,他扫视着四周,他明显像是字忌惮着什么。

  他们两个人,是站在了这一条河的东岸。

  而哥巴尔带着另外两个冥河红尸,则是在西岸,他们三个此时的脚步也都已经停下,他们身上的气息,也正在快速收敛。

  而在他们前方,大约五步的位置,那个青年沙土人的身影,在原本疯狂的逃亡之中,都恐怖的停下了脚步。

  他竟然也没有选择,继续疯狂逃亡!

  他们所有的人,一动不动,显得格外的诡异!

  而在他们中间,河面之上,则有一个大约三尺长的小纸船,正在河面上摇曳,那小纸船的穿透,点燃着一盏红色的蜡烛。

  苏小凡隔着三百多米,在淡淡的雾气之中,在一眼看到那一枚红色蜡烛的时候,苏小凡的眸子都微微缩了一下。

  鬼烛?

  那船上的那一盏大约七寸高的细小蜡烛,是与之前鬼城之中的那鬼烛,是类似的东西?

  “血灯冥船?这东西,怎么也出现了?是他们的战斗,把这个东西吸引过来了吗?”

  “这个东西的杀人规则是捕捉活动的影子,我知道这个东西,我们老祖之前用记忆水晶,给我看过这个东西的画面。

  我们老祖说,它的灯光照亮的地方,一旦有影子在活动,它就能捕捉到,一旦被它捕捉到,被捕捉到的人,就会瞬间死亡!

  他们那些人,现在不动,都是在忌惮这个东西!

  还有,除了那一盏蜡烛,那纸船之中,还带着一块灵牌!”

  麻脸青年看到那一盏有些泛黄,像是很多年前用白纸折叠成的小船之后,他竟在第一时间,认出了那个东西的来历。

  “咦!”

  “那船在干什么,你们快看,那船竟然从河面之上,飘了起来?不对,是河面上的水,朝着空中飘了出来?

  河面上的水,倒流向了空中,在空中给那小船,造出了一条水路?”

  麻脸青年不等苏小凡和阿洛伊开口,他赫然就再度快速说出了一句。

  “白幡,青丝?”

  苏小凡的目光,也一直在看着前方,此时,苏小凡在听着麻脸青年说那东西的时候,苏小凡也看到了,那从河水之中,忽然漂浮向空中的那一盏三尺长的小船!

  三尺,也就是一米,船也不算很小。

  苏小凡看着那船,在沿着倒流向空中的水,朝着右侧行驶过去之后,苏小凡的眸子也不由无声缩了一下。

  在岸的右侧,也就是河底传送阵的西岸,赫然就是那一道白幡,以及那一缕青丝的位置!

  苏小凡之所以逼着麻脸青年一路上赶来这里,目的也就是要得到那一缕青丝的认可,亦或者是,融合那一道青丝。

  河水倒流,倒流的那河水,像是在空中,形成了一道小型水桥。

  被麻脸青年称为是血灯鬼船的那一艘小船,在摇曳之间,就是朝着那白幡,以及悬浮在白幡前的那一缕青丝,行驶了过去。

  “我,我们怎么办?还往后面走吗?”麻脸青年脚步猛地停下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,都在此时因为极度的紧张,有些冰冷。

  苏小凡看着前方的场景,也停下了脚步。

  苏小凡并未开口,苏小凡看和那血灯鬼船已经沿着逆流的空中水桥,亦或者说是逆流的空中水河,到了那白幡前方,苏小凡的眸子无声波动了一下。

  血灯鬼船在空中摇曳。

  它最终在青丝和那白幡的右侧停下了,不过,它的船头,在此时却并未对着空中那一抹,犹如无根浮萍一般的青丝和那一杆插落在坟场里,不知道多少年的白幡。

  血灯鬼船,是对向了两者前方的一个无字石碑和坟墓。

  血灯鬼船上,在此时都像是流露出了一抹极度孤寂的气息,它在空中水河上悬停,就像是一个孤寂的人,在看着一个曾经的故人。

  “衣冠冢?”

  “在神魔坟场里,怎么会有衣冠冢?无字墓碑,黑土坟头,这是衣冠冢的标志?为什么我以前从家族的秘史介绍之中,未曾看到有多少衣冠冢的介绍?”

  阿洛伊看着那坟头,她像是立刻认出了一些什么。

  她在紧张之中,眼神里也流露出了一抹惊惑。

  “我知道这个坟墓,我们妖族老祖,曾在我进来前,给我介绍过这一条小路两边的几乎所有的东西。

  这个衣冠冢好像危险系数很低,但是它又很诡异,靠近这个衣冠冢的人,很容易迷失,然后在迷失之中,又走出它的领地范围。

  你们家族秘史之中,记载的应该都是一些比较恐怖的的地方,我们老祖也曾说过,神魔坟场里的坟墓,几乎没有尽头。

  各大顶级家族和实力的人,在记载家族秘史和资料的时候,都必须选择性的,记载一些比较重要和非常危险,亦或者大概率能遇到的。

  这个坟墓,距离青妖巫帝坟墓西南二十七里,又是过了河后的一座坟墓,所以你在你们家族秘史之中,没有看到也正常。

  不过,你们波塞冬家族资料库之中,一定有记载。

  你应该没有真正完整的看过,你们波塞冬家族的整个资料库。”

  麻脸青年,在极度紧张之中,也说出了自己的推测。

  “青丝是悬浮在白幡前的?青丝与白幡之间,像是有一种特殊的联系,白幡动,青丝也会动。”

  “青丝并不是无根浮萍,青丝看似悬浮在半空之中,实际上则像是悬浮在了那一个白幡之前。

  那白幡是插落在那个衣冠冢前,难道说,这个坟头,是往生池曾经主人的衣冠冢么?

  往生池的器灵,是当年往生池的拥有着,最爱的人。

  兰溪!

  这是系统当时传回来的一个名字,也就是往生池器灵,生前的名字。

  她是为了在最后关头,帮助往生池的主人炼制成功往生池,才以身殉道,跳入了往生池,以身成成器灵。

  这青丝是她生前的一缕头发。

  在往生池的主人死亡之后,这一缕青丝在无数年的岁月之中,诞生了神智,然后,她应该是感应到了自己的本体,也就是往生池的器灵所在。

  它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就是往生池器灵的一缕头发。

  它也就是在这种情况,才在无数年前,在宇宙之中的万古巨头,想要利用往生池和巅峰星兽的时候,反向进行布局吗?

  结果,由于所有人都低估了巅峰星兽,以及那个时候爆发出的一些意外,它的布局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手段,还没有来得及动用,她就陨落了么?

  系统让我得到这一缕青丝的认可,亦或者是利用天道之手,在这个世界融合掉它,就是为了得到她曾经布局万古的底牌和手段。

  然后,利用她曾经万古的布局,去抵御我在融合往生池和巅峰超级星兽后,可能遭遇的,被很多强大巨头和强者,疯狂攻击的那一秒?

  只是,这个血灯鬼船,又是什么东西?

  它,也认识往生池曾经的那个主人吗?

  当年器灵的这一缕青丝,为了想要复活曾经往生池的主人,她曾疯狂布局万古,这血灯鬼船,参与了曾经的布局了吗?”

  苏小凡在听了阿洛伊和麻脸青年的话之后,脑海之中的思索,也快速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程度。

  青丝就在前方!

  之前上岸的匆匆一瞥,并未完全看清,此时头浮出水面,前方的场景,也已经清晰的映入眼帘。

  “我们家族又传来了一道消息,他们让我们尽量拖着时间活下去。”

  “另外,家族也给了我们最有可能活下去的一种方式,那就是,我们乘坐冥河红尸一族的那个传送阵,再传送到地底!

  不过,现在禁忌萤火鬼圈已经形成,那个传送阵,极有可能不能用了。

  在萤火鬼圈形成之中,圈子里的虚空,是被一种死亡的力量,彻底锁死的,虚空根本无法穿透。

  倘若要强行穿透,那强行穿透虚空的人,极有可能会被禁忌规则,瞬间抹杀!

  在以往无数年的历史之中,还从未有一个人,利用这种方式逃生,对于很多真正的超越巫圣级别以上的强者,动用身上的一些古老法器,在神魔坟场之中,是可以做到短距离的撕裂虚空逃生的。

  但是,各大家族,包括我们波塞冬家族,都没有遇到,能真正逃生离去的真正案例,这也就意味着,以前从来都没有利用这种方式成功过。

  我现在身上的这种特殊状态,大约还能持续五分钟,如果五分钟后,家族总部,还是没有能给出我们真正活着离去的方式,那我们真的有可能,全部会死!”

  阿洛伊在这生死一刻,也没有藏私。

  她看向了苏小凡,她讲家族里传来消息,全部都告诉了苏小凡。

  这一路上走来,她已经慢慢认可了,苏小凡在神魔坟场之中,真正活下去的实力,她告诉苏小凡,是想看看苏小凡能不能从自己说的这些东西之中,获得一些有用的知识。

  她总感觉,如果真的能活着出去的话,苏小凡应该是一个关键。

  她直到现在,都没有真正看透苏小凡。

  苏小凡站在水中,并未第一时间回答阿洛伊。

  苏小凡还在看着前方,苏小凡脑海里,还在高速运转。

  “我能不能直接利用身上的东西,进行献祭,直接融合那一道青丝?”

  “如果我直接融合了那一道青丝,按照系统所说,我应该就能,获得那青丝曾经布局的真正巅峰底牌。

  在那种情况下,我应该是能活着,离开这里。

  我身上现在有帝心古棺,以及那一颗冥神大脑,还有青铜块,以及之前从葬仙之地里,搜取到的卡博拉和那三尊沙土人身上的很多东西。

  我现在献祭融合的话,应该是有机会的!

  如果不能融合,那么,我是不是可以将冥主大脑与帝心古棺之中的妖帝之心,这两者之间进行一次献祭融合?

  这样的话,我是不是可以活着离开这个萤火鬼圈,然后,顺手带走青丝?

  现在,萤火青丝已经找到,我需要做的,就是活下去,然后带走,最后等大鸟归来,确定真正的往生池位置,然后离去。

  我现在,距离成功其实已经很近。”

  苏小凡深吸一口气,在分析局势之中,苏小凡脑海里,也已经开始浮现,自己真正疯狂破局离开的方法。

  这个地方,实在太过诡异,神秘。

  这个世界,也远远超过了自己想象的极限,这种地方连虚空行者级别的存在,都随时有陨落的风险。

  自己现在,其实最好的选择,是赶紧把自己能得到的都得到,然后,立刻离开!

  “你们快看,血灯鬼船,进入了那衣冠冢!”

  麻脸青年看着前方的场景,他的眼睛再度狠狠波动了一下。

  前方,逆流的水桥,已经再度动了,那逆流的水桥,竟直接蔓延到了那一座衣冠冢前,然后,水桥进入了那一座高大,古老,孤寂的坟墓之中。

  坟墓上的土,在那水桥面前,像是空无一物。

  水桥上的血灯鬼船,则也沿着水桥,直接朝着那坟墓之中,直接悬浮滑动了进去。

  血灯鬼船,彻底进入坟墓,血灯鬼船上的灯光,也在这一刻直接熄灭。

  “衣冠冢之所以叫做衣冠冢,是因为人在死亡之后,想要祭奠的人,找不到了坟墓主人的尸身,才用他生前用过的衣服和东西,做的一座空坟。

  坟是空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