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复师_第五百九十七章 夺取青丝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夺取青丝 (第1/3页)

  白幡摇曳,青丝孤寂!

  苏小凡在看到冥河红尸一行四人,无法启动传送阵之后,苏小凡就已经在计划,准备动用自己心中,想到的一个有可能能活下去的方案!

  苏小凡从来都不喜欢,把自己的生死,真正交到别人的手中!

  此时,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被这三道巨头的声音吸引了过去,自己原本的关注度,就已经降到了最低。

  这个时候,明显是自己取走白幡和青丝的最佳时机!

  有危险吗?

  系统在最后一刻传来的信息之中,只给了自己青丝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的情报,现在靠近,是否有没有危险,自己也不是很确定。

  不过,麻脸青年刚刚在水底,倒是提供出而来一个很有价值的情报。

  那就是靠近这坟墓,并没有很大的危险。

  根据他们妖族的记载,靠近这白幡和青丝所在的坟墓,一般都会迷失的再走出去,暂时应该还没有人,死在这里的情况。

  神魔坟场之中,各种诡异古老恐怖的地方,以及坟头,非常多,这个衣冠冢,在神魔坟场之中,倒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  再加上!

  这个方位,已经算是神魔坟场深一点的区域,一边人也不会轻易到来。

  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青丝,如果不知道真实情况,还以为它应该是某种禁忌鬼物。

  毕竟!

  像血灯鬼船这种东西,在神魔坟场之中,明显不在少数!

  之前,在鬼城之中的时候,自己还遇到了那个会扫地的裹尸布,以及那厚重的影子之类,那些,应该都是禁忌鬼物。

  对于这种东西,但凡是正常的修士,应该都不愿意轻易靠近。

  “嗯?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那个坟墓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冥河红尸的人虽然没有在意苏小凡,可阿洛伊却始终都分出了一些心神,去观察苏小凡,她此时看到苏小凡这个动作,她目光立刻就转动了一下。

  “你们都别动。”

  苏小凡没有回答阿洛伊的疑惑,而是直接用命令的语气,说了一句。

  苏小凡眼神也已经无声地严肃了起来。

  苏小凡一边靠近,一边赫然也快速的将自己的气息,彻底隐藏,并且,将自己的神魂之力,无声已经注入了神祗符文之中。

  青铜块,也无声悬浮在了,甚至符文之下。

  同时,苏小凡也将一部分神魂之力,分散在帝心古棺和冥神大脑之上,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,一旦真出现了什么意外,苏小凡甚至都做出了,直接扔出帝心古棺和冥主大脑的备案。

  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,靠近这衣冠冢,应该没有很大危险,可苏小凡依旧是做出了最全的准备!

  “嗡!”

  苏小凡靠近,而也就在苏小凡靠近之时,那白幡前的那一缕青丝,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青丝微微波动了一下。

  这波动很轻微,如果不仔细观察,甚至都看不到。

  苏小凡的动作,在此时也微微变得有些迟缓了一些。

  悲伤,孤寂,苍凉!

  苏小凡在往前走的时候,苏小凡心中几乎不由自主的,就升起了这种情绪,也仿佛,这股情绪,是从周围的空气之中,沁入到自己的心脏里的。

  似乎,整个坟墓周围,都沁慢了这种情绪。

  “是青丝留下的?”

  “万年等待,万年布局,万年守护吗?它,从生到死,一直都为真正离开这座衣冠冢?”

  “无数年前,肯用自己的生命,成就往生池主人的那个女人,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?”

  苏小凡动作虽然迟缓了一些,可苏小凡的动作,却依旧在朝着,那白幡和青丝的方向走着!

  “唰!”

  可也就在,苏小凡大约走到了,那白幡与青丝大约十步的那一瞬间,苏小凡眼前的场景,却忽然变了一下。

  苏小凡感觉,自己再这一刻,像是猛地回到了地球之上!

  苏小凡朝着四周看去,赫然感觉,这应该是自己之前与刚哥摆摊卖货的那一条街!

  幻境?

  苏小凡在看着眼前的场景,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那些进入这个衣冠冢范围的修士,都遇到了不同的幻境吗?他们是因为幻境,才离开这座坟墓的?

  “喂!小凡,你在干什么,我刚进了一批好货,嘿嘿,知道西北的……”

  “嘭!”

  “咔嚓!”

  也就在苏小凡看着周围的幻境的时候,在苏小凡右侧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,这声音是刚哥的?

  苏小凡闻声转头,可在苏小凡刚刚转头的时候,苏小凡赫然看到,郑大刚的身体,赫然正在身后的方向倒飞。

  有一辆失控的汽车,也正在咆哮着朝着前方继续撞击了过去。

  郑大刚身上殷红鲜血,在半空之中,都幽然飞溅,那血液无比真实,苏小凡站在原地,都能清晰的看到,那滚烫血液上冒出的一层热气。

  “轰隆隆……”

  汽车最终狠狠装进了一座店铺之中,郑大刚的身体,也狠狠的摔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
  郑大刚的身体,都摔的有些血肉模糊,骨骼都像是碎裂了成了无声碎片。

  死亡!

  苏小凡看着郑大刚倒下去的画面,虽然明知道这是一场幻境,可苏小凡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心痛的感觉。

  苏小凡感觉,自己的心脏,都在狠狠的收紧。

  这种感觉,是苏小凡在进入宇宙万界之后,已经很少出现的感觉。

  郑大刚,就像是真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郑大刚的手中,临死还握着一个青铜器的碧玺。

  苏小凡认识这种碧玺,这是西北先秦时期,羌族经常会造的一种青铜器,传闻,先秦时期,有一个秦朝工匠的女儿,被当成当时笼络羌族的一种手段,嫁入了西北羌族。

  那个工匠的女儿,在嫁入羌族之前,就已经掌握一些基本的冶炼之术,以及种植之术。

  那个工匠的女儿,在嫁过去之后,几乎给羌族带来了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,后世的羌族,还特意给那个工匠的女儿,在西北竖立了一座雕像。

  当年自己刚入行做古玩摆摊的时候,郑大刚当时正好在研究这一块的知识,当时他还说,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西北羌族。

  只不过,后来自己遇上了自己地球上的师父敬时珍,同时修复系统也摸清了怎么使用,去西北羌族找青铜器的事情,也就被自己和郑大刚抛之脑后了。

  自己踏入这个衣冠冢第一步的时候,竟然出现了这个幻境吗?

  它能感受到,自己心中曾经埋葬最深处的一些东西?

  每个人靠近这衣冠冢,所遇到的东西,都是不一样的吗?

  苏小凡毕竟也是在修行路上,走了很多岁月的人,在幻境之中看到这一幕,自己的心脏虽然狠狠收缩了一下,但是还不至于真正动摇自己的心智。

  苏小凡的脚步,依旧在朝着前方走去。

  在幻境之中,自己在现实里往前走,幻境之中也是沿着街道,在往前走,自己的身影,甚至在郑大刚身前,停留了一下。

  苏小凡伸手,想触碰一下郑大刚,但是自己的手,却从郑大刚的身体之中穿过。

  苏小凡微微叹息。

  修行无岁月,自己在地球上,因为修复系统踏上了一条崭新的路,也就意味着,自己错过了原本的人生轨迹吗?

  如果自己没有走上修行之路,那么,自己在地球上,将会度过怎样的一生?

  苏小凡的手穿过郑大刚,然后,脚步则也正在朝着前方走去。

  在街道的前方,是青年路。

  苏小凡走出了街道,然后,苏小凡在街道的公交站牌上,赫然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。

  苏小凡看到那一道身影,脚步也停顿了一下。

  那身影是谁?

  满头白发,背有些弯曲,身体佝偻着,她手中拿着一个菜篮子,她正在等公交车。

  “唰”!

  公交站牌前,那一道身影,也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,她忽然转头,她的目光,看向了自己。

  那一道身影,也忽然一震。

  “苏,苏小凡?是你吗?”

  “不可能,你为什么还是曾经的模样,你,这些年去了什么地方?”

  那一道身影身体如遭雷击,她看着自己,她浑浊的眸子之中,还透着一抹残存的清澈,她满脸的沟壑,也还能依稀看到,曾经年轻时候的痕迹。

  墨子萱!

  她老了?

  美人迟暮?

  这是她年老的模样吗?

  幻境之中,苏小凡脑海里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些信息,自己在很久之前,好像是在地球上失踪了,墨子萱的家族,遭到了恐怖灾难,墨子萱修为被废,流落社会底层。

  她挣扎求生,她似乎一直在找自己。

  但是几十年的岁月蹉跎,她已经在绝望之中,有些麻木。

  她依旧认为自己没死,这,或许也成为了,她唯一能活下去的信念。

  “,你不要看我,我,我已经老了吗?你不要看我,你应该记住的,是我以前的模样……”

  两人在街道上目光触碰,墨子萱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兴奋与欢喜,她在短暂的失神之后,却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  她用一块布,遮住了自己的脸,也遮住了自己的头发,她像是怕自己现在的这一幕,被自己看到。

  她神情紧张,身体都像是在朝着后方退去。

  苏小凡能更清晰的感觉到,这幻境绝对是虚假的,这种场景,自己甚至都没有想象过,可苏小凡看着墨子萱的身影,苏小凡依旧感觉到了一股真正的悲伤。

  她,老了,会变成什么模样?

  以自己的修为,倘若能活着回去,自己的寿元绝对要比自己身边的人要长很多,很多人会死,墨子萱也会老去。

  自己在修为的尽头,会遇到什么?

  孤独终老吗?

  苏小凡看着这虚假的幻境,苏小凡甚至有点理解,当初器灵为什么会以身殉道了,他死了,那么,她怎么继续一个人活下去?

  地球上曾经的岁月短暂,可那短暂的岁月,却又成了自己记忆里最深刻的地方。

  倘若自己地球上的亲人全部都去世了,那么,自己继续活下去的目标和意义,又是什么?

  苏小凡脑海里很多场景闪过,随后,苏小凡又摇了摇头。

  自己现在,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  自己,是要在第一时间,拿走白幡和青丝的!

  苏小凡想到这里,苏小凡的脚步,强行加快了速度。

  人前行,幻境里自己,则像是已经与墨子萱擦肩而过,在自己走远之后,她在繁华的街道上,看着自己离去的背影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  她似乎没想到,自己会走。

  她眼神之中,有一滴泪水滴落,她的泪,在半空之中,化为了一片星星点点的冰晶,然后,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
  在自己的身影,走远之后,她的身体在这繁华的大街之上,仿佛变成了一尊石头做成的雕像。

  苏小凡在往前走,并未看后面的场景,可身后的场景,却不受控制的,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。

  苏小凡在那一刻,甚至忍不住想要驻足回首,与这个幻境里的墨子萱,挥手告别。

  路继续向前,路上升起了一层薄雾。

  自己,在短暂的一个呼吸之间,像是走到了路的尽头。

  苏伟轩之墓,敬时珍之墓,郑大刚之墓,墨子轩之墓,苏宇之墓……

  父母,妹妹,师父,亲人,朋友,同学。

  苏小凡在雾气之中前行,看到了一个墓地,墓地上曾经一个个熟悉人的名字,赫然是刻在了一座座冰冷的石碑之上。

  墓地,有白色的小花无声绽放。

  墓地之中的青石板小路上,长满了青苔,这座墓园,像是很多年度没有人来过了,自己此时走在这墓地之上,脚在青苔上,留下了一道道脚印。

  整个墓园之中,都像是一片前所未有的安静。

  有巨大的梧桐树,在坟场之中遮天蔽日,也有后山的林子,遍地树立,可林子之中,梧桐树上,却不见飞鸟虫鸣。

  这依旧是幻境,一个很虚假,并不算是真实,也不算是非常能触动自己坚韧心性的幻境。

  这幻境,甚至仅仅只是让进来的人,平静简单的经历一遍,自己身边人的苍老与死亡。

  这幻境,并不是衣冠冢布置出现的,而是那青丝随手布置出来的吗?

  没有恶意?

  她,只是想让人从这幻境之中,感受到一些她曾经感受到的东西吗?

  苏小凡的脚步,在此时忽然也停了下来。

  幻境!

  自己虽然在往前走,可自己毕竟还是在幻境之中,自己怎么从这幻境之中出来?

  按照之前麻脸青年所说,进入这座衣冠冢区域的人,一般并不会死,而是在迷失之中,从这座坟墓的,另外一个方向走出。

  如果自己也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的话,那么,自己是不是就走出了这衣冠冢的范围?

  自己是朝着那白幡和青丝走过去的,自己是要趁着,冥河红尸一族的人不注意,以最快的速度,取走白幡和那一缕青丝!

  这幻境虽然并没有恐怖的伤害,可自己却不能真正的一直在幻境之中停留。

  苏小凡脑海里,很多个念头闪过,自己想着,怎么去破开这个幻境。

  “啪!”

  然而,也就在苏小凡在快速思索,怎么破开这个幻境的时候,苏小凡却忽然感觉,自己右侧的肩膀上,陡然凉了一下。

  幻境之中,像是有什么东西,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。

  苏小凡皱眉!

  这种感觉无比真实,这个幻境很虚假,可是,整个幻境里的东西和感触,却像是极度真实的。

  “你好,请问北海路怎么走?”

  苏小凡感觉到,那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感觉,苏小凡也听到了,有一道声音,从自己身后传出。

  苏小凡已经转头,苏小凡赫然看到,有一个大约十八九岁,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脸色苍白的少女,正向自己问路。

  她的手却诡异的搭在了自己肩膀上,一直没有松开。

  她的这种姿势,就像是原本想要拍一下自己的肩膀,然后就拿开自己的手,可她的手,却又没有直接拿开一般。

  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,并未回答。

  自己还不至于,与幻境之中的一个假人,进行交流。

  只是,苏小凡也有些疑惑,幻境之中这一路上走来,遇到的都是自己熟悉的,曾经身边的人,现在身后,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陌生人?

  并且!

  她的手也有些不对劲,自己刚刚触碰刚哥的时候,自己的手是直接从刚哥身体里穿过去的,也就是说,这里的幻境,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触觉的。

  自己身后的这一道身影,是怎么回事?

  这幻境,开始给自己,产生触觉了?

  “啪!”

  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,想要避开那一只手和那个少女的触碰范围。

  可苏小凡往前走了一步,右侧肩膀上的那一种触碰感,却并没有结束,甚至自己左侧肩膀上,也猛地像是多了一只手。

  “不对!”

  苏小凡脚步停下,在第一时间,就感觉到了异常。

  苏小凡的身体,也在这一刻,忽然绷紧,麻脸青年说的毕竟只是书中记载的一些东西,并且还都是活着的人带回去的消息。

  那么,除了活人带出的消息,那么,这里有没有死过人?

  于此同时,在苏小凡忽然感觉到不对的时候,麻脸青年和阿洛伊,眼神之中,同样也流露出了一抹焦虑。

  苏小凡的身影,已经走到了白幡和青丝前三步。

  可苏小凡的脚步,此时再继续向前踏出,却并未出现向前走的场景,苏小凡此时脚步踏落前行,更像是在原地踏步。

  他就停顿在了,那白幡和青丝前方三步。

  不仅仅如此,在苏小凡的背后,竟然还诡异的从地底,长出了一棵特殊的树,那树的形状,竟像是一个女人。

  那树伸出了树枝,那树枝像是两只手,搭在了苏小凡的肩膀之上。

  并且!

  那一棵长的像是人形状的树,还在快速的生长着自己的枝叶,那树像是要将苏小凡,整个人给包裹起来!

  “这是什么情况?我们妖族老祖在给我讲解灌输这里之时的时候,并没有说过这里,会出现这样一株树啊?

  我会不会害了他?”

  麻脸青年与秘术传音,已经喊了苏小凡好几次,可苏小凡的身体只是继续前行,对于他的声音,苏小凡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丝。

  麻脸青年看着快速包裹苏小凡的树,他心脏都狠狠缩了一下。

  苏小凡在之前河底的时候,可是在他和阿洛伊身上,都布下过死亡禁制的,一旦苏小凡死亡,他和阿洛伊,都会瞬间死亡。

  如果现在苏小凡死了,那么,他和阿洛伊,甚至都不用等到萤火鬼圈缩到最小了!

  “他陷入了某种幻境?你们妖族的情报不对?或者说,由于蓝雾,以及刚刚战斗的影响,导致了发生了什么变故?”

  “这衣冠冢,也称为了死亡禁地?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,她手中已经拿出了青铜短枪,之前在第一次与冥河红尸战斗的时候,苏小凡特意将一长一短两杆原本都属于阿洛伊的枪,给了阿洛伊一支防身。

  此时,阿洛伊看着前方,她甚至有一种强行爆发出手的冲动。

  麻脸青年能想到的事情,她明显也能想到,但是,她毕竟还是保持了足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