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复师_第五百九十八章 破局杀阵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破局杀阵! (第1/3页)

  白幡入手,冰冷,孤寂,悲伤。

  苏小凡握着白幡的时候,就感觉,似乎整个世界的悲伤,都在朝着自己身体里涌入,白幡前方,那青丝也跟着白幡,晃动了一下。

  不过,这种特殊的情绪,朝着自己身体里汹涌,自己在拿起白幡的时候,却并未遇到什么很大的阻力。

  苏小凡抬起白幡,就感觉,像是之前拿那青铜长枪时一样的轻重感觉。

  大约,三十多斤?

  苏小凡抬起白幡之时,那一缕青丝,随着白幡升高,也跟着升高了一些。

  “果然如此,这白幡是一件法器吗?”

  “这白幡,有可能是器灵的青丝,在诞生了灵智之后,自己炼制的一个法器,白幡,插落在衣冠冢前,万年不腐不朽,不凋不败。

  白幡招魂,只为等那个人重生归来么?

  这应该和我之前的猜测一样,至于青丝,则和系统说的情况类似,青丝的神智已经完全泯灭,它现在只剩下这一道形体。

  这应该也是,器灵割下这一道青丝的,最原本的模样。”

  苏小凡没有理会所有人的震撼,苏小凡在破开幻境,摆脱鬼人树之后,苏小凡在第一时间,就选择了强行拔起了这一杆白幡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你居然敢动神魔坟场,坟墓前的东西?招魂幡,你都敢动?”

  “你快放下,你动那个东西,极有可能会引来恐怖异变,一旦真的出现那种异变,我们现在都有可能全部死亡!”

  那书生身后,刚刚从震撼之中回过神的特罗家族的人,见苏小凡随手又拿起了那一杆白幡,他们的脸色不由再度一变。

  他们后退,眼神里都直接爆发出了一抹浓郁的忌惮。

  “苏,苏小凡,你,你刚刚是怎么破开幻境,有摆脱了鬼人树的?你身上,在刚刚爆发出的那一道气息,是什么?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拿起白幡,她的眸子也狠狠再度缩了一下。

  可在这一刻!

  她显然心中还在因为刚刚苏小凡做的事情而震惊,她们家族总部的巨头,都在第一时间,朝着她连续发问,她在此时忍不住再度开口。

  “血灯鬼船。”

  苏小凡已经将白幡彻底从地上拔起,坟墓前,苏小凡只回应了阿洛伊四个字,苏小凡的目光在此时,则紧紧地看向了那一缕青丝。

  现在,要直接融合吗?

  青丝,已经到手!

  自己身体里,有帝心古棺,冥主大脑,青铜块,还有之前从葬仙之地冥河红尸与沙土人身上搜去到的东西,自己现在,应该已经具备了一些融合的底气!

  “你的目的,就是这个白幡?”

  “这个东西,以前也有人窥视过,不过,在神魔坟场之中,这种诡异的东西,触碰之后,几乎都会引来一些恐怖的禁忌生物,乃至引发一些不详异变。

  就像是三万多年前,帝国中部的一尊无上巅峰巨头,已经到了巫神七阶,他是有可能登顶真正的巫神巅峰的巨头。

  他当年,就是因为进入神魔坟场,误上了一艘乌篷船,而发生了恐怖死亡不详异变,而最终失去了神智,消失在了神魔坟场深处。

  这种例子,在神魔坟场之中,几乎每个时代都会上演,最近数十万年来,已经很少有人,敢轻易拿走神魔坟场里,类似这种祭祀,招魂,以及一些诡异的东西了。

  你现在敢动手,甚至冒着死亡的风险,你对这个东西,提前有过了解吗?”

  那个被称为蓝城的书生,此时看着苏小凡手中的那一杆白幡,他明显想到了更多的东西。

  他看着苏小凡,他似乎在快速思索着什么。

  接着,他又道:“你口中刚刚说的血灯鬼船,在这里出现过了么?你破开刚刚那个死局,和你口中说的那个东西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血灯鬼船,对,有什么关系?那血灯鬼船……不对,那血灯鬼船,好像是在半空之中停留了一下,然后进入衣冠冢的。

  你,你是在学习那血灯鬼船,破开的这个死局?

  可那血灯鬼船,是怎么破开幻境的?

  并且,那血灯鬼船出现的时候,好像鬼人树并未出现,你就算是从血灯鬼船上学会的破解幻境,那你又是怎么破开鬼人树的?”

  阿洛伊在书生之后,也快速开口。

  她看着苏小凡,她在震惊之中,很多疑惑,也在她眼神之中,疯狂运转。

  她和那书生一样,她直到这一刻,她也大概才看出来,苏小凡真正的目的!

  之前!

  苏小凡让麻脸青年走在前面,利用妖族的布局,走路探路,以及抓获自己成俘虏后,朝着这个方向走,他的目的,也是这个?

  自己被抓,有可能,也仅仅只是属于一个意外!

  苏小凡和麻脸青年,当时从自己那个方向路过,苏小凡当时的目的,就是这里吗?

  自己当时拦他们两个,是因为那个时候,那个区域的人,都在拦截妖族的人,拦截帝心古棺。

  准确的说,绝大多数人,都是在拦截妖族圣女,神荼!

  毕竟!

  她当时从青妖巫帝的坟墓之中,带走了帝心古棺,所有人都是亲眼看到了的,各大势力的巨头,自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,把帝心古棺带走的。

  自己当时拦他们两个的时候,其实目的并不算是拦截帝心古棺,自己当时只是一直在赶路,一直在谨慎,有些闷得慌。

  自己只是想随时战斗一下,将这两个人镇压,然后,随手交给家族。

  但是,自己没想到,自己在家族里,一尊巫皇级别的强者保护下,竟然被苏小凡最后反向逆天给劫持住了。

  她直到这一刻,再度看向苏小凡的时候,她心中的一些疑团,才忽然解开。

  可在原本的疑团解开之后,她再度看向苏小凡的时候,她心中则产生了更多的疑团,苏小凡,冒着这么大风险,取这个白幡干什么?

  禁忌坟场里的这种祭祀之物,几乎是公认的,拿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,触碰还可能会死!

  不然的话,神魔坟场里的东西,这么多年来,也不会没有人轻易去拿了。

  进入神魔坟场里的人,真要拿东西,或者说是抢东西,也是抢夺陪葬品,因为陪葬品,才有可能有真正人类能用的,无上恐怖的法器之类的东西。

  就像是,之前攻伐青妖巫帝坟墓之时,很多法器,都直接化成了流光,朝着四面八方飞落。

  甚至,神荼最后,从青妖巫帝坟墓之中,还带走了那一尊惊世逆天的帝心古棺!

  与那些相比,苏小凡冒着这么大风险,来到这里,来拿这一杆白幡,实在让人无法想通!

  “走!”

  很多道目光,在苏小凡身上汇聚。

  苏小凡在这一刻,也没有真正直接去尝试融合青丝。

  萤火鬼圈,已经逼近了十五米,站在这个距离,已经能清晰的看到,那些萤火虫的真正模样,这个时候选择去融合,时间上明显会非常紧凑。

  苏小凡想先去圆心方向,挤出一些时间之后,然后,再快速进行融合。

  生死关头,越是危险,苏小凡就越保持住了,足够的冷静。

  “对,对,先,先离开这里,先去中间位置。”

  “这东西,已经,已经来了,如果我们死了,知道再多的秘密,也没有什么用。”

  麻脸青年倒是挺能想得通,他心中虽然也充满了无尽疑惑,可在这种情况下,他最想的还是能活下去!

  他从一开始,就没有很多志向。

  他想要的,一直都是多娶几个媳妇,多生几个娃。

  “走!”

  那书生看着苏小凡的动作,他在这个时候,也没有再问下去,生死面前,再震撼的惊惑,也能压下去。

  “我给你开路,如果有活下去的可能,你要拉我一把啊!”

  “你放心,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!”

  麻脸青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,甚至直接冲到了苏小凡前方,它动用禁忌之力,踏落在水面之上,他朝着前方冲过去的速度,明显也很快。

  “献祭!”

  苏小凡见麻脸青年冲到了最前方,也没有阻拦。

  苏小凡四周扫视,苏小凡见前方中心的位置,已经汇聚了很多道身影,苏小凡原本急剧加速的脚步,反而慢了一些。

  苏小凡在赶路之中,直接将青铜块,放在了天道之手上。

  苏小凡直接开始尝试,看看能不能用青铜块,对白幡上的那一缕青丝,进行融合!

  萤火鬼圈,已经在快速收缩。

  自己手中的底牌,现在看来,并不能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,在这种情况下,苏小凡决定现在就开始尝试。

  “检测失败,未能提取到有效属性……检测失败……”

  苏小凡将青铜块,放在了天道之手上,天道之手上,在此时却传来了检测失败的声音。

  这个神秘的青铜块,与青丝没有重合的属性吗?

  亦或者说,两者不匹配?

  苏小凡一边思索着,一边伸手,忽然朝着白幡上的青丝,触碰了一下。

  毕竟,之前自己融合献祭的时候,都是将一个东西,放在天道之手上献祭,另外一个东西,则是需要用肢体触碰,亦或者放进自己的身体的。

  苏小凡想触碰着,在尝试一下。

  “检测失败,未能提取到有效属性……检测失败,献祭失败……”苏小凡在触碰着青丝之后,再度进行检测。

  不过,两者检测,天道之手上,却再度传来了检测失败的声音。

  苏小凡的脸色,并没有很大变化。

  对于这个神秘的青铜块,苏小凡从一开始,也并没有报太大希望,那青丝毕竟是人身上的东西。

  想要献祭融合,按照自己之前的经验,是也应该用人身上的东西,进行献祭融合的,并且,还必须要达到相应的级别,甚至更强的程度。

  帝棺心脏,冥主大脑!

  这才是,自己一开始,就准备想要献祭融合的东西!

  苏小凡将青铜块用神魂之力拿开之后,就开始,强行运转神魂之力,将自己丹田空间之中的帝心古棺,控制着朝着天道之手上,挪了过去。

  帝心古老,古老神秘。

  它悬浮在自己的丹田空间之中,无声沉浮,它似乎并没有意识,但是,苏小凡在动用神魂之力,强行挪动它的时候,却感觉到了一抹莫名的沉重。

  无法挪动吗?

  苏小凡倾尽全力挪动,但是,那帝心帝棺却稳如泰山,它悬浮在自己丹田之中,却根本不受自己控制。

  “挪动天道之手!”

  苏小凡在尝试了几次之后,立刻就放弃了去挪动帝心古棺,苏小凡将一道神魂之力,直接注入了天道之手之中。

  苏小凡同样也感觉到了一股压力!

  不过,这天道之手,毕竟是系统处理过的,并且,自己在天道之手上,已经印入了自己的鲜血和神魂印记,自己现在倾尽全力注入神魂之力,天道之手,随着自己的意念,缓缓还是动了!

  苏小凡见状,也没有再浪费什么时间。

  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,倾尽自己的全部力量,将古老,神秘,沉重的天道之手,还是强行挪到了,帝心古棺之下。

  苏小凡控制着天道之手前的那一个古祭坛,直接顶在了帝心古棺上的上方。

  嗡!

  那天道之手的献祭古祭坛,与帝心古棺触碰,在自己的天道深处,陡然之间,就爆发出了一道极为特殊古老的轰鸣声。

  苏小凡身上,在这一刻,都像是有一道极为古老特殊的气息爆发。

  苏小凡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幕,这气息在自己身体里爆发,苏小凡都没有来得及去阻拦!

  或者说,自己阻拦,似乎也没有什么用。

  唰!唰!

  那个蓝城的书生,卡罗家族的那几个人,麻脸青年,阿洛伊,乃至前方圆心周围的人,在这一刻,都有人感觉到了这一股特殊的气息。

  “你身上,是什么气息?”

  “是你身体里,那禁忌鬼物的波动?不对,禁忌鬼物的波动,应该不是这个模样的,你身上,还有其他的秘密?”

  那个书生,目光死死的盯着了苏小凡,他像是要彻底看透苏小凡一般。

  “为什么,我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。”

  “可是,这种恐怖的威压,又像是没有什么危险性?这种气息,我像是在什么地方,遇见过类似的。”

  阿洛伊的目光,也看向了苏小凡。

  “还,还继续往前走吗?前面不到五百米,就到那些人的位置了。”麻脸青年脚步也停了一下,他在此时却没有理会那一道气息,他反而是快速,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。

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