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复师_第六百章 地狱邮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百章 地狱邮局 (第1/3页)

  萤火鬼圈方向。

  苏小凡在这短暂的瞬间,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一些变化,也不知道,传说之中的黄泉鬼兵,已经在神魔坟场之中现身。

  “一千八百三十一次献祭,献祭失败……一千八百三十二次献祭,献祭失败……”

  苏小凡见天道之手,已经爆发出了最为古老神秘的威压,但是,冥主大脑,还没有被献祭成功的迹象,苏小凡心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焦急。

  “退,退吧?”

  “苏小凡,萤火鬼圈,已经缩小逼了过来,我们还退吗?你身上,还有什么有可能活下去的东西吗?”

  冥河鬼圈,直径已经缩小到了七八十米!

  原本萤火鬼圈之中,被圈禁的大约有二百七八十个人,而现在,在短短的几分钟里,人已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,死掉了将近一百人!

  甚至!

  五尊巫神巨头之中,有一尊巫神二阶的巨头,哈萨车,在疯狂动用一个禁术逃生的时候,都陨落在禁忌鬼圈之上。

  此时,萤火鬼圈,已经缩小到了这么小的一个范围,很多人眼神里,则已经彻底爆发出了一抹真正的绝望。

  “吼!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!有人能救我啊,我是龙科家族的人!但凡有人能救我一命,我龙科家族必有重谢!我龙科家族,甚至可以赠送一枚虚空行者的法器,作为酬谢……我是龙科家族的三大嫡系继承人之一啊……”

  “有人要联手吗?我不想死在这里?我想在最后一刻,放手拼命一搏,我想进行最后的尝试,有人想和我一起血祭我们家族的一尊镇族法器吗?”

  最后六十米,一百七八十人,已经显得有些拥挤!

  很多人眼神之中的恐惧,也在此时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极致,有一些青年,甚至都已经崩溃!

  就连剩下还活着的那四尊巨头,脸色也越来越难堪!

  “难道,真要陨落在这里吗?”黑蛇夫人看着越来越逼近的萤火鬼圈,她慵懒绝美的脸上,却没有流露出什么波澜。

  她只是看着前方,那一抹触目惊心的幽蓝,她像是想起了一些什么,她眼神之中,流露出了很多怀念。

  她最强一击,已经尝试过。

  她并没有再动用其他手段,她很清楚,那些看似歇斯底里的手段,在这种萤火鬼圈面前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

  那些手段,是根本无法生效的。

  “有很多事情,还没有做完。”

  “只不过,人生终究是要有一些遗憾的,萤火鬼圈,被那个女人算准了吗?西出玉门,生死劫数,我这一劫,无人能化解吗?”

  黑蛇夫人目光扫视,她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与黑蛇夫人的平静不同意,车河子,那个穿着一身麻衣,手握牧羊鞭的巫神巨头,车河子,他赫然还在用着,人群之中,不同的一些珍贵古老底牌,在疯狂尝试。

  他疯狂爆发,他似乎不想放弃,任何一丝有可能活下去的希望!

  苏小凡在焦急之中,听到麻脸青年的声音后,苏小凡神识回归。

  苏小凡看着眼前的场景,身体第一时间,选择了后退。

  “苏小凡,我觉得,你或许配得上梵凤·墨菲,对了,梵凤·墨菲只是她官方的名字,也是她家族里给她起的正式的名字。

  她还有一个常用的名字,叫墨子柒。

  传闻,在东南方向,迷失之海的尽头,还有一个极为庞大的大路,那个大陆上,有与我们这一片大陆,截然不同的文明。

  只不过,想要横渡迷失之海,至少需要巫神境界,七阶以上的巅峰巨头。

  墨家家族和帝国学院,都有一些那个大陆上的一些藏书,你的未婚妻,墨子柒就很喜欢,那个大陆的一些文化。

  墨子柒,就是她根本她看到的古籍上的一些东西,给自己起的一个名字。

  你在天赋测试上,成功保住了自己的爵位,你也获得了自己的命名权,你给自己起名苏小凡,是不是也参考了,对岸大陆的一些起名的文化?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,忽然开口。

  恐惧,紧张,死亡,阿洛伊在极度恐怖的紧张之后,她忽然感觉,自己其实也并不是像自己想象之中的一样,这么紧张。

  她看向了苏小凡,忽然问出了一句无关生死的话。

  “嗯?”

  苏小凡并没有很在意阿洛伊的话,苏小凡脑海里,还在疯狂的想着破局之术。

  自己身体之中,天道之手,还没有能成功献祭,冥主大脑!

  “其实,我一直不太懂,爱情是什么。”

  “我从一开始,就在追求修炼的极致,很多情绪,我都用我强大的意志,给镇压下去了,我追求的,是以一个女人的姿态,站在世界巅峰。

  除此之外,其他什么,都不是很重要。

  我有时候,会思索,我的路是否是正确的,我也在想,人间烟火与修行之路,是否有着冲突?

  是独立于世外,领悟天地大道,晋升宇宙巅峰,还是走入市井之间,以我凡心入红尘,我,有时候,并看不清自己的道。”

  “我很强,我也被誉为,真正的巅峰天才,甚至,我在三年之内,能迈入进入巫皇境界,二百岁内,能问鼎巫神之境。

  但是,我也依旧是迷茫的。

  老祖曾说,若我无法入红尘,那么,巫神三境之后,就算是我再强,也无法再入第四境。”

  阿洛伊像是在和苏小凡对话,也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  她看着前方,甚至还像是,在生死时刻,在梳理着自己要走的道!

  “我怎么感觉,你像是在说遗言啊!”

  “谁谈过恋爱啊,我连媳妇还没有娶啊!真要死了吗?我们妖族老祖,不是说我这一趟,是能活着归来的吗?不是说,没有什么风险吗?为什么我都感觉,我都在生死边缘,徘徊了很多次了啊!”

  “我还是处男啊……”

  麻脸青年眼神里的恐惧,在这一刻,已经爆发到了一个极致!

  苏小凡在这一刻,在暴退之中,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苏小凡忽然从自己的内心,取出了自己的一滴眉心之血,并且,将自己的神魂之力,注入了眉心之血里。

  然后,苏小凡将自己的这一滴眉心之血,直接送入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  苏小凡总感觉,自己身体里的献祭,被卡在某个环节,应该是差一点东西,苏小凡想用这一滴自己的眉心之血和神魂之力,作为一个引子,尝试推动天道之手一把。

  苏小凡想尝试,看看能不能成功!

  不过,苏小凡也没有报很大希望,毕竟,自己现在的实力,与天道之手,冥主大脑,差距实在太大!

  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!

  “第两千一百二十二次献祭,献祭成功……”

  “轰隆隆!”

  然而!

  也就在这生死一刻!

  苏皮后退,苏小凡对刚刚的那个小动作,并没有报什么希望,脑海里,已经开始重新疯狂思索,其他活下去的方法之时!

  苏小凡脑海之中,一道声音,骤然炸响!

  紧接着,不等苏小凡反应过来,苏小凡就感觉到,自己身体里,在这一刻,像是爆发出了一了一道惊天动地的诡异法则波动!

  苏小凡身体骤然僵住,脸色也是猛地大变!

  下一刻!

  苏小凡的神识,再度疯狂的返回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成功了?

  苏小凡在返回自己的身体之后,苏小凡赫然看到,原本悬浮在自己丹田之中的那一口白棺,赫然已经消失了。

  盛放白棺和冥主大脑的的天元珠,也已经消失。

  冥主大脑,白棺和天元珠,全部都天道之手,给吞噬拉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?

  苏小凡身体一震!

  苏小凡目光看向了天道之手,苏小凡赫然看到,天道之手上,一道道惊世复杂神秘的符文,已经爆发到了一个极致。

  苏小凡的神魂,此时站在天道之手面前,就感觉自己是站在了一个真正的巅峰大帝身前。

  渺小,卑微!

  天道之手,像是进入了一种真正的运转状态。

  它像是,从沉睡之中,苏醒了过来!

  苏小凡的神识,在自己的丹田之中,看着天道之手,竟然都有一种匍匐下跪的感觉!

  君临天下,万古之主!

  苏小凡此时看着真正运转的天道之手,苏小凡心中,甚至都产生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念头!

  而也就在此时!

  在大约百里之外,站在那一座新坟前的,那个头上插着一朵红色桃花的青年,则像是再度感觉到了什么。

  他猛地转头,赫然远远的在神魔坟场的蓝雾之中,朝着苏小凡的大致方向,看了过来!

  “有什么帝兵的气息,在波动?”

  “有其他陌生的巅峰老古董,也进入了神魔坟场么?”

  那个头上插着一朵桃花的青年,一字一句幽然开口!

  而在他转头的时候,那个穿着卡特帝国,顶级红衣大主教衣服的老者,则忽然朝着他逼近了两步!

  于此同时,萤火鬼圈的方向。

  “冥主大脑,提取本源属性,推演之力!是否融合推演之力!”

  苏小凡脑海里,也在这一瞬间,终于想起了一道,冰冷机械的声音。

  也就随着这一道声音响起,从天道之手,蔓延到丹田白幡上的那一道诡异特殊的通道,也骤然恐怖震颤了一下。

  白幡晃动!

  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白幡之上,终于有古老神秘的符文,开始再度惊世浮现!

  “融合冥主大脑,融合推演之力!”

  苏小凡看着眼前的场景震惊,但是,苏小凡在这一刻,也保持着足够的冷静!

  “嗡!”

  天道之手再度震动!

  苏小凡感觉自己的丹田空间,也在这一刻,跟着剧烈震动!

  丹田下方,白幡竖立在丹田之上,白幡上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符文,也在这一刻浮现的越来越多!

  苏小凡能清晰的看到,白幡上那些符文浮现之后,开始朝着自己丹田上快速蔓延,生长,那些符文,像是要钻入自己的身体。

  “咔嚓嚓……”

  苏小凡在那一瞬间,立刻就感觉到了,自己的丹田像是要炸裂了一般,自己的丹田,根本就无法承受住那些厚重,神秘,古老的符文。

  丹田之中,殷红的鲜血,都在那一刻幽然乍现。

  不过,也就在那一刻,天道之手轰鸣,天道之手上也蔓延出了一道磅礴古老的能量和符文,那一股能量和符文,直接融入了自己丹田炸裂的位置。

  随着这一股能量和符文的融入,自己原本炸裂的丹田,赫然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重新愈合,重新恢复。

  就连刚刚迸溅出的那一道殷红鲜血,都被天道之手上的这一股能量,强行收取,强行再度灌入原本的血肉之中。

  “咔嚓!咔嚓!咔嚓……”

  可从白幡之上,汹涌而下的符文却不仅仅只是这一道,并且,这一道,也才堪堪触碰到自己的丹田!

  这一道符文,还在朝着自己丹田深处钻入,其他很多道,从白幡上蔓延下的符文,也开始纷纷犹如枯树扎根一般,朝着自己丹田之中扎落。

  自己的丹田,瞬间千疮百孔,撕裂一般的疼痛感,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,苏小凡甚至都感觉,自己的丹田要炸了!

  天道之手也在这一刻轰鸣!

  如论白幡上,蔓延出多少道恐怖符文,天道之手上,也都会蔓延出,同样数量的符文和能量。

  并且,天道之手上的能量和符文,也都在出现的一瞬间,就开始疯狂修复和修补,白幡上蔓延出的符文刺入。

  苏小凡甚至感觉,天道之手上的东西,是在将自己的丹田和身体,与白幡上的符文,在强行捶打融合在一起!

  自己身上的位置每碎裂一分,天道之手每修复一次,自己就与白幡的联系,更深一分!

  这种融合,是真正的血肉与符文的融合!

  苏小凡能感觉到,那一道道符文,在刺破丹田之后,还在疯狂的朝着自己身体深处扎根,而天道之手的修复,也在疯狂的沿着每一条符文修复。

  苏小凡几乎感觉,自己每一条神经,每一块肌肉,甚至每一个细胞,都在疯狂的被刺入和修复。

  苏小凡也能清晰的感觉到,这种剧痛,几乎要将自己彻底撕裂。

  作为一个曾经大罗金仙级别的强者,对于一般的疼痛,早已经可以完全忽略,可在这种级别的疼痛面前,苏小凡的脸色,还是唰的一下变得苍白。

  “吼!”

  苏小凡身体瞬间被冷汗浸透,苏小凡感觉自己的大脑,在身体被强行穿透的时候,也遭遇了极为恐怖的冲进。

  自己的大脑之中,随着白幡符文刺入身体,像是涌入了极为庞大恐怖的东西,这些东西,在自己脑海里,强行钻入,碰撞。

  苏小凡感觉自己的脑子,在这一刻,都要爆炸了。

  苏小凡的身体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失控,苏小凡惨叫,身体都剧烈颤动!

  苏小凡身上的青筋也都瞬间暴起,身上的毛细血管,都出现了炸裂崩溃的恐怖现象。

  “嗯?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这忽然之间的反应,她不由微微愣了一下。

  “你终于崩溃了吗?”

  “现在的你,其实才有些像我想象之中的模样,绝对的生死面前,你要还是保持这么冷静,我真的怀疑,你是不是原本的那个罗恩!

  我,小时候,其实见过你一次的!”

  阿洛伊看着苏小凡的嘶吼,她在短暂的微愣之后,随后也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这一路上走来,她就会已经习惯了,苏小凡几乎算无遗漏的周密计划,但是,在她认知的嘴深处,苏小凡还是曾经那个废物少年。

  此时,面对死亡的,崩溃的绝对不仅仅是苏小凡自己。

  嘶吼,爆发,强行动用底牌,歇斯底里,疯狂冲击……

  现在萤火鬼圈,已经缩小到了三十米,一百五六十个人,在这个空间里,已经有些拥挤,很多人在这一刻,也完全一点点的被逼到了崩溃边缘!

  修行者,也是人!

  这种一点点收缩的死亡圈子,在最大的希望,四方杀阵破碎之后,对于圈子里的每一个人,心理上的压力,都是一直疯狂暴增的。

  三十米,已经有人,无法再往里面退缩!

  “未亡人,也是要死的,你死后,你的身体或许还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,如果你身体里的禁忌鬼物,占领了你的身体,那么,你的身体就会成为那个禁忌鬼物的傀儡。

  你的意识,也不会当场死去。

  但是,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禁忌鬼物控制,自己的意识,随着时间一点点被削弱,这种痛苦,会比直接死亡,更加恐怖。”

  那个特罗家族的书生,看了苏小凡一眼,他也摇了摇头。

  他手此时仅仅握着那一个羊皮卷,而那羊皮卷上,则正在出现了一道道诡异的文字,那个特罗家族的书生,似乎还在想着,最后拼命一搏。

  “死就死了,用得着这么嘶吼和恐惧么?”

  “废物就是废物!”

  特罗书生身后,一个特罗家族的少女,冷冷的看了嘶吼的苏小凡一眼,她脸色也有些苍白,可是,她看着苏小凡的表现,眼神里,却是一片鄙夷!

  “人,只有在快死的时候,才能看清他真正的面目吗?”

  “我之前,在青妖巫帝坟墓前,我也以为,他极有可能是一个隐忍了很多年,心性坚韧的天才少年。

  现在看来,他所谓的天赋,也仅仅只是靠着他身体里的禁忌鬼物,他所有的冷静和强大,都是伪装出来了。

  真到了生死时候,她还是直接崩溃了!”

  人群之中,在无尽恐惧,挣扎和最后疯狂的尝试之中,有人也看到了,嘶吼颤抖的苏小凡。

  甚至,苏小凡的身体,都已经缩卷倒在了地上。

  苏小凡嘶吼,整个人的脸,都在扭曲!

  “真是恐惧吗?”

  “还是说,他身体里的禁忌鬼物,要苏醒了?苏,苏小凡……你,你心里真的崩了?也是啊,要死了,崩了不丢人啊,我,我好像也要崩了,我要死了,我还没有娶媳妇,我……”

  麻脸青年看着崩溃的苏小凡,他感觉自己距离崩溃,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。

  他恐惧,颤栗!

  麻脸青年脸色狰狞,他眼睛也变的殷红,他身上压制着的妖族的充满戾气的气息,在此时都是疯狂爆发。

  噗通!

  苏小凡的身体,已经倒在了地上!

  萤火鬼圈,进一步靠近,所有人的空间,进一步被压缩,很多人眼神之中的理智,几乎也都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  “人,总是要死的。”

  “你其实,可以在死的时候,让自己保持的更有尊严一些,你,毕竟和很多年前,已经不一样了。”

  阿洛伊后退,他看着倒在地上,像是恐惧过度,彻底崩溃的苏小凡在,她开口说了一句。

  这一路上,她感觉到的,在她心中竖立的强大形象,也开始快速崩塌!

  “冥主大脑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是不是你们禁忌沙漠一族的人拿走的?快说,你们禁忌沙漠一族的人,根本无法使用和驱动冥主大脑!

  但是我们冥河一脉的人,能驱动,能使用!

  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的冥河一族的人,要是能强行全部出手,是能真正施展成功一次冥主大脑的,那个时候,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!

  你们到了这个时候,还不拿出来吗?你们真的想带着我们冥河红尸一族的冥主大脑去死吗?”

  在人群西北方向,带头的那个巫皇境界的冥河红尸,此时也顾不上保密了,他直接朝着那汇聚在这里的,十几个沙土人的方向,吼了过去。

  他嘶吼,顿时也引来了,周围的几道目光!

  “冥主大脑?”

  “你们冥河红尸一族,真的将冥主大脑,放入了神魔坟场之中?你们这一次进入神魔坟场,你们的目的,也是冥主大脑?

  甚至说,冥主大脑,有可能,就在你们几个人之间?”

  轰!

  车河子身上殷红的鲜血,还在滴落!

  他在疯狂的尝试之中,他身上有恐怖的伤口,赫然也已经出现,他有几次,差点没有直接被萤火鬼圈绞杀死亡。

  此时他听到冥河红尸这么开口,他直接就冲了过来,他身上强大的威压,也在第一时间,锁定了冥河红尸与沙土人一行人!

  他像是在真正冰冷的绝望之中,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!

  普兰王国的那一尊国师,也就是被称为波澜特伊的那个巨头,闻声身影也瞬间出现在了,那十几个沙土人的身前。

  “我们根本就没有得到冥主大脑,否则的话,你们真的以为,我们还会继续停留在这里吗?我们早就在第一时间离开了!”

  “何况,现在生死时刻,如果冥主大脑,真的在我们身上,我们为什么还要藏着,人都要死了,带着那东西,还有什么用?”

  沙土人之中,有一道气息强大的存在,也一步朝着前方迈出。

  他开口,他眼神之中惊怒。

  他在这一刻,身上的戾气,明显也非常重!

  “让我们搜身!”

  “敞开你们所有的储物空间和你们的神魂,否则的话,冥主大脑,就是在你们身上!”中年冥河红尸身后,哥巴尔也往前走了一步。

  他死死的看着那些禁忌沙漠里的人,他身上的杀机,同样在爆发!

  死亡已经逼近,这个时候,根本也不用再讲任何情面,作为世仇的双方,甚至已经准备相互灭杀动手。

  轰!

  而在他们开口之时,波兰伊特与车河子,两尊无上巫神巨头,却已经出手了。

  他们两个,明显没有听他们双方继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